Luciver

『在下压切长谷部,有何贵干?手刃家教,火烧试卷?请随意吩咐。』

留下了高三狗的泪水(´゚д゚`)

月陽-tsukiakari:


        *搞笑向,写得匆忙,逻辑乱飞请见谅XD
.
.
.
.
.


        看着眼前的景象,我感觉我现充的狗生世界观遭到了震撼。


        我站在我家卧室的书桌旁,一名中分发型,帅得我饱浸酸性高锰酸钾的瞎狗眼都明亮起来并且还上过央视拍过公益广告的美男子此刻正半跪在我的前方,并用他藤色的眼睛注视着我。


         他身上挂了一堆叮铃桄榔看起来非常超现实的铁片子,更可怕的是他嘴里说出的话我竟然能听懂。


        “需要我做些什么呢?手刃家教?火烧试卷?请随意吩咐。”他认真地说。他真好看。


        巧了,这两项我现在都需要,然而后一点他已经付诸了现实。我们学校的教导处主任正倒在我和他之间的地板上。


        说来可能是太巧的缘故,这两个人我都认识。倒地的那位叫巴形薙刀,对外通称巴主任。让我吩咐他自己去干不可描述的事的那只叫压切长谷部。是我在一个名为刀精狂舞啊呸,刀剑乱舞的游戏里的近侍。


        “嘁,侦查太低。”长谷部竟然还在吐槽巴主任轻易被他偷袭的事。


        啊当然,巴主任可不是我家的。他是我的死对头二狗子家的。可恶,辣鸡欧洲人!没有公德心!晒欧刺激非酋就算了!竟然还没良心地派她家的欧洲刀到学校当起了教导主任。


        众所周知,教导主任是一种怼人无限大的恐怖生物。而对于我来说,只要一听到这四个字,就会化作舞仙不坚定以大于7.9km/s的速度作圆周运动飞天。此时,巴主任便是假借关心我学习的名义来到我家中,准备暗杀我的。可真是奇怪二狗子她为什么没有派堀川国广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看起来太小,安插不进来,呃,我是说学校……我明明比较好这口!而事实上二狗子的目的已经一目了然,她只是想晒!刀!顺便neng!死!我!而已。


        我气愤地一跺脚,连屋顶的吊灯都没有颤抖起来。顺便神游回了现实,长谷部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巴主任躺在地上,却如同睡美人般并不狼狈。而我在一片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的安静中,听到了我妈拥有独特开锁姿势的开锁声音。


        “我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长谷部你快躲到衣柜子里去!!!”


        这不妙。万一我妈看到我带了个虽然长得很好看还一脸正气并且上过央视拍过公益广告,但是身上挂了一堆奇怪铁牌子道具的超级美男子进家并且打晕了年级虽然是刚上任却德高望重的巴主任还大放手刃家教火烧试卷这样的阙词,肯定会产生“哈哈哈这怎么可能我一定是开门的方式不对”的想法然后重新破门而入,把我和长谷部这对狗女男打到半死。


        “遵命。”他有些吃惊却迅速地反应过来,钻进了衣柜。


       可是地上的巴主任怎么办啊?我瞬间怠惰,吓得连大脑!都在颤抖!


        “咦狗蛋子,你们教导主任不是打电话说要过来的吗怎么没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妈的混合着尖叫的穿脑魔音响起。我吓得一点都不像漫画中主角常有的那样十分现充地蹿到了天花板上,抱住狗日的竟然不在我刚才愤怒跺脚时颤抖的吊灯。并作好了等待母上发现衣柜里的长谷部和并他殉情的准备后,才反应过来长谷部的本体,随着他刚才偷袭巴主任的动作,掉在了地板上。趁我妈还在尖叫,没赶过来,我急忙把它踢到了床底下。衣柜里发出了一声闷哼。


        “这就是你们那个巴主任啊,长的也太好看了吧!!!这个发型可真潮!一级棒.jpg。”我妈激动地感叹,一边对我伸出了大拇指:“你小子可以,先给他灌迷魂汤,然后……干的漂亮!”


         ???我这是亲妈????EXM?????


         “呃……妈你正常点……”


         “好的,你个小兔崽子怎么把老师放倒了你给我说,老子揍死你个狗胆子的……”


        我草,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啊???


        门外再次响起了敲门声,在我妈追打我的过程中,我已经被打了个半死。于是我妈整装去开门,一张上过央视拍过公益广告(央视x3)的俊美又正义凛然的脸,将她再次炸得飞上了天。


        “您好,我是狗蛋子学校的老师,听狗同学说教导主任在家访时晕倒了,特地将他接回学校……” 咦?他哪来的西装马甲???


        我妈被三番五次的二次元盛世美颜吓到飞天,于是我顺利地和长谷部达成任务私奔。呃好吧,还得带着巴主任……(那也不错)


        我对长谷部究竟是怎么出现的并不十分稀奇。我狗蛋子长这么大啥事儿没见过哪?于是我们现在准备去学校烧我们全校的一模试卷。试卷放在教导处,那里可真是妖魔肆虐,寸草不生的地方呵。


        巴主任怎么办?巴主任怎么看对于现在我们的状况来说都是个累赘。虽然我在游戏中天天信玄学求他来,但好歹长谷部不知道为啥十分讨厌他,于是我们就把巴主任丢在教导室门外,造成他正禅定假寐的假象。准备先进去,把试卷给烧了再说。


        火烧起来了,这还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纵火呢,好紧张。还没等长谷部把火柴压到试卷上,我的宿敌,二狗子就出现了。


        “狗蛋子!你这狗日的,把我的巴酱怎么了?!”她来势汹汹,吓得长谷部把火柴都摁灭了。


         “你狗眼瞎了吗,他不就在门外?”我一吹刘海,反唇相讥。


        “放你狗屁!你就是羡慕我有巴主任才把他拐到你家里去!”


        “你疯狗咬人!明明是你派他来暗杀我的!”长谷部挡在我身前,将本体横在自己胸前,挡住了二狗子一波又一波的嘴炮攻击。我狗仗刀势,越战越勇。


        突然,二狗子向我们的方向扑来,我以为他要非礼我的单向男朋友,于是瞬间移动到了长谷部的身前。于是二狗子就扑进了我怀里。


        “呜呜,狗蛋子,你个狗没良心的,果然背着我搞刀!小巴都跟我说啦!你竟然和别人在一起鬼混!”


        我操,我冤枉。虽然我很想拜青江老师为师成为一代黄段子大师,可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去和女鬼姐姐在一起厮混呐。


        “好了,乖,快带着你的小巴回家。回头给你买糖吃。”


        于是傻狗二狗子,真的被我唬走了。什么?你说我们难道不是宿敌吗?宿敌的意思难道不就是cp吗?????


        赶走了二狗子,世界终于清净啦!只剩下我和长谷部两人在学校天台望天。


        “主上。”他说。


        “啊?”我说。


        “我要回去啦,在现世的时间到了。”


        “为、为啥呀?”


        他并不回答我这个傻逼的问题,“主上高三了,在这一年不到的时间里,请加油,然后考上理想的大学,这是我们大家所共同期望着的呢。”他的眼睛真好看,糅合了蓝和紫,像是极光一般美丽。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全世界只剩下他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回响。


        我欲哭有泪,哭得稀里哗啦。他说完,对我露出了一个全世界最好看的笑容后,便消失了。只剩下一只奸笑社的gsc小粘土留在我的的手心。


        啊,心好痛。可还是要对现实露出微笑呢。


.
.
.


         感谢你们从初三陪我到高三,我也相信,我会与你们一起成长,成为更好的自己。

评论

热度(125)

  1. Luciver月陽-tsukiakari 转载了此文字
    留下了高三狗的泪水(´゚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