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ver

没有理由的理由

白衣温酒人:

  
  
  ·乙女向all审
  
     ·没什么剧情的一点感慨
  
  ·慎入 !慎入!慎入!
  
  .中二值爆表,给有时会觉得孤独的你
  
  
  
  
————————————————————————
  
  
  很多时候你会分不清真实与虚幻。
  
  很多时候你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爱你。
  
  你在那个世界,身后仿佛带着千军万马,指挥间是意气风发的少年轻狂。
  
  穿越历史的迷雾,钢铁与血的味道扑面而来,那并不是什么值得温柔缱绻的日子,尽管和付丧神们有些轻松惬意地玩笑,却改变不了每一刻都有濒死的危险的现实。
  
  可你其实只是普通的女孩,抱着书独自一人穿过纷纷扰扰的校园,亦或是拿着手机挤地铁的普通上班族,庸庸碌碌,奔忙不停。
  
  指尖的世界离你那么远,可你却可以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他们的温暖。
  
  屏幕前的你对着别人以为的虚拟数据眉眼温和,屏幕后的他们同你嬉笑怒骂。
  
  为什么呢,明明是普通的女孩,却以为自己拥有了独属于自己的世界。
  
  那么,又为什么得到他们的眷恋?
  
  
  
  也许是因为干净而不含占有欲的眼眸?鹤丸歪歪头。女孩牵着他的手笑得温暖又可爱,不曾沾染鲜血的手却坚定而有力。
  
  
  或者是对刀剑的温柔与包容。三日月想到他们第一次相见时她只是有一瞬惊讶的眸子,并没有待他和别的刀刃有什么不同。对每一把刀剑都报以同等的爱吗?三日月笑得温温和和,却忍不住想要离她更近一点。
  
  
  “大将给我们买了好多有趣的东西啊。”粟田口家的短刀们叽叽喳喳地说着。“嗯,还修了手入室。”药研推了推眼睛。“主人说要带我去什么迪士尼……玩?”今剑举起手高兴地跳了起来。“总……总之……”五虎退怯怯地说。
  
  “大将最好啦。”
  
  
  
  
  “主人吗?”江雪的神情一如既往的平和,眼眸里却又藏不住的温柔“大概是唯一可以渡我的人吧。”他想起她刻意不想让他上阵,不在他面前谈论战事的样子,忍不住轻轻摩挲手中的佛珠。
  
   “是只愿依皈于她吧。”旁边的数珠丸双眼微阖,对江雪的话做以补充。明明是有些跳脱的性子,却也可以在他们面前安静的看书,因为怕他们闷坏了而带他们去看本丸开的艳丽的樱花。
  
  樱花或清丽或妩媚或淡然的美,都不过是因为她而已。
  
   是因为什么呢?也许连付丧神们自己也说不出原因。她不仅仅是他们的审神者,他们的主君,同样也是属于他们的女孩。
  
   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她作为女孩的时候吗?
  
    她半躺在床上,台灯和电脑就摆在她旁边,床头柜上是有些乱糟糟地闹钟和零钱包,口红和钥匙在敞开的包口露出隐隐约约的身影,手机放在电脑旁边充着电,她抱着一本书看的入神,不时用手捋一下跑到额前的乱发,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看他,露出带着几分疑惑的温柔的笑。
  
         那是她作为“女孩”的一面,不是什么主君也不是什么审神者,刚刚拥有人形的刀剑,第一次认识到,她和他们在某些方面的不同。
  
         在她对他们每一把刀都温柔以待是,那种不可以称之为“效忠”或者“同伴”的感情,在他们的心中翻滚。
  
  
  不仅仅是因为主人的缘故。长谷部坦白自己的心理。主人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他想服从她效忠她爱护她,却更想以不同于属下的身份站在她身边,光明正大理直气壮。
  
  同样这么想的还有烛台切,天知道他真的受够了她每天吃垃圾食品的陋习。可他们都是彼岸的付丧神,有什么理由去干预她现世的生活呢?有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叮嘱,和隔着次元壁的担忧。
  
  
  所以你看,你不是孤独的孩子,他们也不是一纸数据可以解释的存在。那些恋恋不舍,那些魂牵梦绕,那些一切的爱与关心都是真实存在的,所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也没有什么好觉得孤独的。
  
  有人负重前行,而他们带给你的,全都是满满的爱与珍惜。
  
  
  
  
  

   ——————————————————————
  
  
  一瞬间觉得自己有点矫情hhhh
  
  总之写给深夜有时会感到孤独的你
  
  你看,有那么多人爱着你,你并不是一个人
  
  
  
  明天更走错房间的系列,今天被虫子吓到完全写不出脑洞orz
  
  
  
  
  
  
  
  

评论(1)

热度(161)